首页    |   关于我们    |   企业伦理    |   家庭伦理    |   中日交流    |   中文书籍    |   视频专区
文 章 搜 索
 
相 关 文 章
· 论现代日本的家庭道德
· 家庭伦理与国家伦理的永恒价值
· 青年期性伦理及婚后生活
· 家庭伦理及其实践
· 妇女主义、堕胎选择权与“冰山假
· 当代日本人的人伦观念 ——青年
· 纯粹伦理的幸福观
· 妇女就业与现代日本的家庭伦理
· 知福、惜福、造福
· 艺术与道德的根源一体性
· 关于夫妇的伦理
· 家庭文化活动与家庭伦理建设
· 伦理要和现实生活紧密联系
· 从白色和赤色看日本人的伦理观
· 对人工生殖的一些伦理思考
· “早起”的健康学
 
从白色和赤色看日本人的伦理观

  ()社团法人伦理研究所研究员   岛田光男

    前 

 日本人从古代开始就很喜欢白色和赤色。

 即使是现在,祝贺用礼品的包装纸也是白色和赤色。而且在学校运动会等场合中,有需要分成两组比赛的时候,一般会分为白队和赤队(红队)来对抗。而且日本国旗的颜色也是由赤白(红白)两色组成的。

 在这里谈一点自己的私事有些不好意思,我有一个特别喜欢的叔母。聪明贤淑的叔母的名字是“白”,读作“AKIRA”。据说给她起名的是神官,神官可以称得上是现在继承日本古代文化传统较多的人。这位神官为祝福刚出生的孩子幸福而取的名字正是这个“白”。

 几年前,当我知道对于“白”的印象日本和中国正好相反的时候非常吃惊。那是在一次“中国生活文化研究会”的例会上,作为研究会指导教师的玉川大学朱浩东先生做了如下的演讲:
  
    
在中国,“白”是一个让人联想到“无用、空虚”或者“不幸”的字眼。以革命胜利后的经典电影《白毛女》为例,主人公喜儿的父亲“杨白劳”的名字中的“白劳”这两个字就有让人联想“无论怎样劳动也无法摆脱贫穷”的小雇农的贫困生活的作用。与此相对照,在中国象征幸福的是红和黄。在中国的运动会中一般会分成红黄两队来比赛。而且中国的国旗颜色也是由红黄两色组成的。的确,在喜爱“红”的中国有很多如“红十字”“红旗”“红军”“红血球”等使用“红”字的词。但是和这些意义完全相同的词在日本就变成了“赤十字”“赤旗”“赤血球”等等了。虽然日本从古代就学习中国的文化,受中国文化影响很大,但是为什么日本人不是喜欢“红和黄”而是喜欢“白和赤”呢?

以下我想从对这个问题的探讨中寻找一下日本人伦理观的特性。

1。 日本古代的色彩观

《万叶集》所咏颜色的分类

 日本在8世纪的时候文字的使用得到普及出现了很多作品。其中在现存最早的和歌集《万叶集》里收录了在6世纪到8世纪期间作的大约4500首和歌。其中包含颜色的和歌数量按照伊原昭氏的分类来看共计562首。按照颜色类别来分的具体情况如下所示:

赤系:202首、黄系:8首、绿系:5首、青系:58首、紫系:22首、黑系:61首、

白系:204首、其他不具体的颜色两首,总计562首。(注1

“赤系”的“系”是指和歌中所咏的“赤”“红”“茜”“丹”“红叶颜色”等等各种赤色系的颜色的总数。

 按照这个统计,第一位的是“白”共有204首(占总数的36%);第二位是“赤系”共202首(占总数的36%)。白和赤两色就占了总数的72%,这和第三位的“青系”的61首(占总数的11%)及排在以下各位的颜色之间拉开了很大的距离。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日本人从古代开始就是多么喜欢白色和赤色了。

 另外,这里虽然按照赤、黄、绿、青、紫、黑、白七种色系来分,但是其中的赤青黑白四色具有特殊意义。

 因为在日本古代的颜色概念里只有“赤”“黑”“白”“青”这四种颜色的看法已经由语言学的研究证明成为定论了。因为只有这四种颜色有古语的“赤的”“黑的”“白的”“青的”的形容词。这四种颜色以外的如“茜”“紫”“蓝”等据说是由染料名而来,如“丹”等据说是由颜料名而来的。

日本古代的四种颜色

那么,日本古代的“赤”“黑“白”“青”这四种颜色都各指什么颜色呢?将日本古代的染色方法和颜料实际地进行复原,以实证的方法研究日本古代色彩的前田雨城氏的著作《颜色——染与色彩》中有如下论述(注2):“赤”是来自“明亮”的“明”字,是一种带有暖色系的色彩。“红色、绯色、赤、朱、赤橙色、粉红色”等所有这些在古代日语里都用“赤”来表达。“黑”是来自“暗的”的“暗”字,与“赤”相反是表示所有冷色系的颜色。包含从黑茶色到纯黑色,甚至蓝黑和桔黑色的所有颜色。关于“白”有以下两个不同的侧面:因为古代的日本人对“白”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中间省略)可以认为是在表达当时的信仰对象有什么关系的东西或者怪异的东西的时候用的词。(中间省略)例如白鹿、白雀、白狐、白雉、白鸟、白马等这一类的例子很多。(注3“白”是神秘的东西。虽然说是色彩名但很难说它带有色泽。(注4

           但是,即使同样用“shiro”(白)这个读音,在写汉字的时候也有用“素”的时候。因为这是(中间省略)在表示自然本色的“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是指从“淡黄”到“深茶色”的色彩,有时也指“白”(white)。(注5

最后来说一下“青”。“青”包含了不属于以上所述的“赤”“黑”“白”的所有颜色。包括“绿色(green)、蓝绿色(blue green)、蓝色(blue)、蓝紫色(blue violet)、紫色(violet)以及这些颜色的中间色”。(注6

2、“白”的理想

“白”是天然的颜色

如上所述,古代日本人的“白”不仅单纯表示“白色”(white),还可以表示像上述第一个侧面中“白鹿”“白雀”等词中的“神秘之物”的意思。

白作为“神秘之物”的意思或是神圣的东西的象征这种意识并不是只出现在日本,在以基督教和佛教为代表的世界各地的文化中都可以看到同样的倾向。但是给我所敬爱的叔母起名为“白”的神官,是不是因为感到初生婴儿是“神秘之物”才给她起名为“白”呢?我并不这样认为。虽然不清楚有特别渊源的家庭的孩子会怎样,但是应该不会对一个个普通村民的孩子的出生都感到“神秘”吧。

实际上,“白”的另一个侧面更为重要。那就是虽然也读作“shiro”但却用“素”这个汉字来表示的侧面,也就是作为“天然本色”的“白”。

即使是现在,比如日语说“白木箱”的话就是指仅用刨子削好什么颜料都没涂的木箱,并不是因为用了木材所以是白(white)的。大多数的木材实际上是浅茶色的,即使是浅茶色的,只是刨削过没有涂什么颜料的木材也是“白(素)”的。现在,“素人”(意即外行,没有受过特别训练的自然的原本的人)、“素面”(即指一个人没醉酒时的样子)等词也经常使用。

用不涂颜料的木材建造的建筑物被称作“白木建筑(原木建筑)”。祭祀传说中的日本天皇祖先的天照大神的伊势神宫就是这种“白木建筑”。人们从古代就知道木制的建筑物涂上涂料的话就能延长使用寿命。8世纪时日本建造了很多唐式的宫殿和寺院,大部分都按照唐朝的样子涂成了朱红色。尽管如此,伊势神宫一直拒绝涂涂料。因此,不涂涂料的伊势神宫的柱子和墙壁都因为雨雪的侵蚀而逐渐的腐烂,每过二十年就需要重建一次。即使是这样每二十年就要耗资重建一次的庞大工程,一千几百年来伊势神宫还是拒绝涂涂料。为什么会如此执着于“白木(原木)”呢?

其中是否包含着日本人自古以来对“天然本色”的“白”的深厚感情呢? 

象征清亮心(清明心)的“白”

古代日本的文化,特别是7世纪以后由于遣唐使和留学生的派遣,受到中国文化的强烈影响。但是在受到中国文化这样的强大影响之前的日本独特的传统文化的情况可以从收录在8世纪编纂的《古事记》和《日本书纪》的古代神话中看出来。

分析在《古事记》和《日本书纪》的古代神话中出现的神的行动可以明白古代日本人非常重视拥有“清亮心”(清洁明亮的心)。“清亮心”也称作“清明心”。例如,相良亨氏有如下的论述:

    古代的日本人很重视清亮心。如《古事记》中的须佐之男神在高天原和天照大神
誓约的一段是神话中最能体现清亮心的一段。内容是这样的:因为须佐之男神往上攀登高天原的时候态度非常粗暴,天照大神就怀疑他“不一定有好心”。对这个怀疑,须佐之男神申明说“我没有邪心”“也没有异心”。经过誓约,须佐之男神的心得到澄清,最终以“我的心是纯洁明亮的”而光荣取胜。而且这一段在《日本书纪》里用了“清”“赤”“明净”和“黑”“浊”等文字。像这样在神话的世界里好的心就是指清亮心,那是不能有污浊和黑暗的心的。本居宣长的《古事记传》中有“明亮也就是清明”的说法。这个清明也就是说可以比喻为清可见底的清流的透明的样子。那就是没有云遮雾罩、没有隐瞒没有二心的心吧。在感情融合的共同体中,没有他人看不透的、问心无愧的心的状态,换言之,就是没有“我”的心的状态那就是清明心了。(注7

相良氏在这里将没有他人看不透的、问心无愧的状态也就是对于任何他者全都问心无愧的心的状态看成是“清亮心”。但是这里与其说是对他人,毋宁说是对神更好理解吧。当然即使说对神,因为日本的神并不是唯一绝对的神而是泛神论式的“八百万”神,所以说成近代化的“他人”也可以。另外说成“大自然”“大宇宙”也讲的通。就在数十年前日本人还经常说“我向天地神明发誓自己是清白的”。这里“天地神明”就很好的表现了日本人对神的意识。

像这样,对神(或者说他人)没有隐瞒问心无愧的心的状态就是可以在神话中看出的古代日本人作为理想的“清亮心”。而且为了保持这种清亮心不可缺少的是不能有肮脏污浊的心,不能有二心(对神和他人隐瞒的心)。要将自然原本的心自然地保持下去。象征这种保持自然本色既不多加什么也不隐瞒什么的内心状态的颜色就是“白(素)”。

给我所敬爱的叔母起名为“白”的神官的愿望应该正是希望她能成为拥有这种“素心”也就是“清亮心”的孩子。

相良氏认为,古代日本人尊重的“清亮心”,在中世是“正直心”,在近世的江户时代是“诚”和“至诚心”,在现代成为“诚实”。就这样从古代到现代日本人都一贯地继承下来了。作为证据,他指出在现代日本学校的“校训”中也经常使用“诚实”这个词。

3、“赤”的理想

“红”和“赤”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赤”。

在本文开头的部分曾涉及到日本人喜欢“赤”、中国人喜欢“红”的问题。那么“赤”和“红”是一样的呢还是不同呢?

在前面提到的中国生活文化研究会上朱浩东先生指出“中国的‘红色’和‘黄色’比日本的‘赤色’‘黄色’的颜色深”。的确仔细比较一下就会发现红和赤的色泽是不同的。但是对古代日本人来说,“赤”是指所有赤色系色泽的词。而且被染上或涂上的实际存在的颜色经阳光照射是很容易褪色的。即使开始染上的是“红色”,过一段时间颜色褪了之后,“红色”和“赤色”经常会变成同一种颜色。对古代日本人来说,与其说是根据“红”“赤”“朱”的微妙的色泽变化而选择的文字,不如说是对“赤”这个汉字有特别的感情吧。

前面已经说过中国的“红十字”“红旗”“红血球”等词在日本变成了“赤十字”“赤旗”“赤血球”。而且在日本除夕很受欢迎的惯例的NHK节目“红白歌唱赛”中,虽然节目名是“红白”,但播音员并不说“红组和白组”而是说“赤组和白组”。为什末日本人喜欢“赤”而不是“红”呢?是不是因为“赤”是阴阳五行中五色之一,是一个有概念的颜色名呢?这也许是一个理由,但更本质的意思包含在“赤”这个字里。

那是因为在“赤”这个汉字的概念中,有和古代日本人的“AKA”(赤)这个日语词汇所包含的意义有非常接近的东西。

什么也不隐瞒的“赤”和“明”

“赤”这个汉字不仅有“颜色是红的”的意思还有“什么也没有、赤裸的、裸露的”的意思 。“赤贫”(非常的贫穷)、“赤诚、赤心”(不虚伪的心)、“赤裸裸“等习惯用语都表现了第二个意思。

    另一方面,日语的“赤(AKA)”这个颜色名的词源是“明亮”的“明(AKA)”字。“明”也有“明亮、清楚、无所隐瞒地裸露、问心无愧”的意思。“明”和“赤”都有“明亮、无所隐瞒”的意思。前面说的须佐之男神的神话中,从《古事记》有“汝心之清明”的记载,《日本书纪》中有“尔之赤心”的记载来看也能明白“明”和“赤”的共通性。

汉字刚传到日本的时候,使用哪个汉字来表示日语固有词汇的“AKA”这个颜色名呢?这样考虑的时候,“赤”这个汉字正与日本人的心情相吻合。

给我的叔母起名的神官,将名字写作“白”读成“AKIRA”。“AKIRA”就是“明”,也就是和“赤”同根的大和词汇。神官在这个名字里将“白”和“赤”里包含的日本人的理想的生存方式很好地表达了出来。

4、总结——“地球”时代的伦理观

日本自有史以来从没受到过其他民族的征服。因为日本是个岛国,被海保护是最大的理由,但除此之外日本国对其他民族来说并没有多么大的魅力也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一个原因。日本国土的大部分都是山地,依靠少数仅有的平地生活的人们还要每年经受台风的袭击。而且因为地处火山地带,经常会有某些地方遭遇到火山喷发。旱灾、寒冷等造成的饥荒频繁发生,因此而饿死的人不在少数。

在这样严峻的自然环境中养成了日本人独特的审美意识。那就是对食物不贪婪,认为大家一起分享为数不多的食物、少而贫乏才是美。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茶道”和“怀石料理”(茶道品茶前的简单饭菜)。茶道特意在小而简朴的房间里品味少量的茶。怀石料理,讲究在很大的盘子里盛上很少的菜慢慢地仔细品味。这些是将贫乏升华为美的日本人的审美意识的象征。

迎来21世纪,现在世界上的人类必须面对的一个重大课题就是人口问题。将来,迄今为止人类从未有过的大量的人口必须在地球这个有限的空间里生存。在被称为“战争的世纪”的1920世纪里,世界各国列强为了谋求财富,不断地扩张殖民地并反复进行过多次帝国主义战争。日本也步其后尘而给人类造成了重大不幸。但是21世纪必须是一个“和平的世纪”。

在一定要成为“和平的世纪”的21世纪里,世界人类在地球这个有限的空间里要共同分享有限的财富,像邻居一样和平共处的生活。这对整个人类来说是第一次的体验,但对日本人来说那曾是两千多年来一直体验的生活方式。建筑一个尊重“白”,也就是尊重天然白色,将“赤”也就是贫乏作为美,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和”的世界是日本人长期以来的经验。在21世纪,我认为日本人应该停止对欧美文化的追随,再一次回归到以白和赤为理想的共存共荣的伦理观。

注:
(1)         根据伊原昭著《万叶的色相》(塙选书39,塙书房)275279页的内容归纳。
(2)         根据前田雨城著《颜色——染与色彩》物与人的文化史38(法政大学出版局刊)的2628页的内容归纳。
(3)         同前书3031页。
(4)         同前书33页。
(5)         同前书3334页。
(6)         根据前书33页以下部分归纳。
(7)         相良亨著《诚实与日本人》鹈鹕社刊,4445页。 


【参考文献】
佐原昭著《万叶的色相》塙选书39,塙书房
前田雨城著《色——染与色彩》物与人的文化史38,法政大学出版局刊
相良亨著《诚实与日本人》,鹈鹕社刊 (郝秋香  )

 
 
日本伦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6-2017
Email:ushinntu@126.com
推荐最佳分显示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