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企业伦理    |   家庭伦理    |   中日交流    |   中文书籍    |   视频专区
文 章 搜 索
 
相 关 文 章
· 论现代日本的家庭道德
· 家庭伦理与国家伦理的永恒价值
· 青年期性伦理及婚后生活
· 家庭伦理及其实践
· 妇女主义、堕胎选择权与“冰山假
· 当代日本人的人伦观念 ——青年
· 纯粹伦理的幸福观
· 妇女就业与现代日本的家庭伦理
· 知福、惜福、造福
· 艺术与道德的根源一体性
· 关于夫妇的伦理
· 家庭文化活动与家庭伦理建设
· 伦理要和现实生活紧密联系
· 从白色和赤色看日本人的伦理观
· 对人工生殖的一些伦理思考
· “早起”的健康学
 
伦理要和现实生活紧密联系

--纪念丸山敏雄诞辰100周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陈瑛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陈瑛

    伦理道德不能象是高山的巅峰,优美壮观,却难以攀登;不能象是摆设的古董,古香古色,却难以运用;更不能象是衣服上的饰纹,富丽堂皇,却与保暖并无关连。伦理道德离不开现实生活,它必须从现实生活中来,接受现实生活的检验,而且有其要面向现实生活,为人类的幸福服务。

上述的杰出思想,是日本卓越思想家、教育家丸山敏雄(1891-1952)坚定不移的信念。难能可贵的是,他以非凡的毅力和卓识,终生贯彻这个信念,在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批判了旧的伦理道德观,提出并建立了一种新伦理观,他自己称之为“实验伦理”或“纯粹伦理”。几十年来,丸先生的思想和事业影响到日本国内外,可谓“泽被深远”,我们中国的伦理工作者也受到启迪。这里,我想就伦理道德与现实生活的紧密关系这个方面,谈谈我个人学习丸山先生思想的一点心得体会。

伦理道德必须经过现实生活的检验,这是丸先生首先肯定的一条真理。他指出,日本旧道德观的“第一个毛病”就是“从天而降式”,“一开始就已经承认大前提,而没有任何证明”。我们知道,战前日本的伦理,除受西方伦理影响外,主要的是日本古代固有的道德观念加上佛教、儒教和老庄的思想,特别是明治维新以后,通过《幼学纲要》、《教育敕语》的制定,儒家思想占据了更加重要的地位,这种日本的旧伦理,张嘴“子曰”,闭嘴“《大学曰》”,似乎他们讲的都是不言自明的真理。其实这一套已经远离了战后人们的现实生活,它“象亡国的法律,象皮包公司的空头支票那样,成了一片废纸。”丸先生提出,新的伦理应该是“通过科学的、合理的研究,并且经过实验证实以后概括起来的生活规范,既不是从天而降的旧道德精神,也不是把新思想、特别是自由、平等伦理囫囵吞枣地接受结果。我们是要把旧道德和新思想一个一个地放在实验台和解剖台上,详细地剖析、研究、实验,逐一地放在筛子上去杂取正来建立正确的生活规范。”[]

在丸先生看来,伦理道德受现实生活的检验,它的实验,不同于物理和其它科学,第一它不能只用观察的方法,“伦理学者(我们本身)要深入实验伦理当中(通过实践),实行、实证,通过多次的实验,去掌握其规律。”[]这就是说,个人的体验极为重要,不能由别人代理。即使象尽人皆知的“孝”,由于许多人没有自己的体验,不能知道它带来什么结果,因此持怀疑态度的人越来越多。第二,伦理的研究与实践无法截然分开,研究人员同时也应是实行伦理的人。这样,伦理道德的研究和实行被推广到最大的领域里,“只要是人,谁都是伦理研究人员,是实行伦理的人。”

先生不迷信旧道德和所谓“自由、平等”的新道德,坚持要一切要到现实生活中去实验,表现了他的勇敢精神和科学态度,特别是他重视伦理道德中的个人体验,把研究与实行紧密结合起来的观点,抓住伦理道德这门科学的特点,把伦理学的研究引入到实践之中,群众之中,使之不再是少数学者、知识分子的专有物,而变成与千百万人民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这无疑是个极大的贡献。

伦理道德必须面向现实生活,为人类的幸福服务,这是丸先生的又一重要观点,也可以说这是他的新伦理学的核心。他批判旧论理学指出,其致命弱点在于把道德与幸福割裂开来,人们“采取有道德的行为是出于对道德规范的纯粹敬意,是由于超越利害得失的义务,非如此不可。”[]他指出,必须改变这种情况,让伦理道德和人们的现实生活联系起来,实现道德与幸福的一致。要让人们知道,伦理道德不是与人“无关痛痒的东西”,而是与人的生活至关重要,“凡是有两个人以上居住的地方,凡是有人和物存在的地方,就一定有遵循这种道德的生活。”“如果离开这种道德,那就一天也活不下去,而陷入无限的深渊。”[]

怎样改造道德,使之与人类的幸福相一致?丸先生认为,关键在于改变其研究的范围和中心。他说:“以前道德的范围非常狭窄,根本与人们所关怀的和心中所想的无关,以及只知皮毛,只看表面的情形太多”[]总是认为“道德行为的主体是道德意志即良心;其客体即对象是人格的行为和品性”[],其实这是“忘记根本,抛弃中心”。在他看来,采取行为时的心境、精神状态是更为根本的东西。譬如饮食,科学谈论的是食物的营养价值、消化难易、卫生与否;旧道德教人们节制饮食,注意规矩。新伦理学不应该只注重那些物质问题、方法问题和形式问题,而应该研究饮食时的心情和精神状态。如果高兴的吃、食物就会容易消化和吸收。再如勤劳,就是旧道德很重视的道德品质,但是更重要的是关于勤劳时精神状态,即抱着什么心情劳动,是被迫,还是主动?是高兴,还是痛苦?[]这正是以往的道德所忽视的。新伦理应以此为中心和根本,是它决定着事业的成败。丸先生指出:“过去人们把汽车、自行车、自己昼夜用的机器等等出现许多故障这件事情都仅归因于机器,其实那些故障许多都与劳动时的精神面貌(使用那些机器等等时的心情――是否高高兴兴地、是否主动地干活、是否饶有兴趣地、一心一意要发展生产)有关。劳动时的心情变化,会影响女工纺线的质和量,会影响烤点心味道的不同,会影响农家的丰歉,也会影响商品的销售,身体的健康”[]。总之,“人要幸福地生活下去,必须以正确的心情去工作。”[]

根据上述的见解,丸先生提出了它的新伦理学的内容。“其静的方面是‘明朗’(纯粹)、‘紧张’(恭俭)、‘充实’(润泽)、‘和平中庸’(不争不偏)、‘平安’等等,动的方面是‘敬爱’、‘喜悦’、‘勤劳’、‘进取’、‘积极’、‘积极’、‘信任’等等”。[]与此相反的心态,如愤怒、恐惧、忧虑、悲哀、着急、怀疑、懒惰、憎恨、嫉妒等,都是“出于不满”、“心有杂念”,这些都产生于“心的动摇”。这样,过去人们认为的忠、孝这类的主要道德规范,在丸先生的新伦理中不过是些“小善”,还有一些如“忍耐”、“名誉”、“廉耻”、“谦虚”等等,也可以不必作为德目存在。继承丸先生事业的伦理研究所,在后来的实践中发展了他的这一思想,确定“明朗”、“爱和”、“喜动”三项作为主要道德规范,受到许多日本人的欢迎。

在我们看来,丸先生的“新伦理”也许已经超出了伦理学的范围,成了一种综合人的心理、伦理等学科的精神科学,其内容与我国近些年来有人提出的“思想教育学”相类似,他所提出的某些规范和德目也还可以继续研究。但是,无论如何,丸先生肯定人的精神状态(心情)对物质世界(工作、事业、家庭、身体)的重大影响,要求人们不能只着眼于物质生活,要用精神的力量去推动物质世界、物质生活的发展和进步,这些思想是非常杰出的,它不仅发扬了我们东方思想的伟大传统,而且尤其符合实际,符合客观真理。我们高兴地看到,丸先生40多年前深刻阐述的这些观点,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成为人类争取进步和幸福的工具。

伦理道德面向现实生活,必须深入到人的健康、家庭和谐、事业成功等具体方面。这是丸先生新伦理学的又一重要观点。它指出,伦理研究所的着眼点和立脚点应该是生活中的这些障碍、烦恼和苦难,而这里也正存在着解决它们的“可乘之机”。

首先是疾病,这是人生中最大的灾难和烦恼之一,也是丸先生经常研究的。他指出,旧道德不涉及疾病,医生也只是把疾病看成是人体一部分器官中产生的东西,是肉体本身发生的故障。其实,人的肉体与伦理关系密切,心情、道义和疾病出于密切的因果关系中。“疾病是伦理生活上的错误投射到身体上的阴影,是这种错误化为痛苦的结果。”[]“只要使精神顺乎自然,并且用伦理规范自己的生活,就能够自然而然地保持自己的健康。”[]

关于家庭,丸先生认为,“夫妇和睦一致才是幸福之本”,工作上的成败、子女的生养教育,“一切的关键乃取决于夫妇双方的心理是否一致”。[]夫妇双方本身是映照对方的反射镜,对方身上的毛病,往往是自身缺点错误的反映。他指出,夫妇之间不要相互指责,不要力求改变对方,应该首先是磨练自己、改正自己,那样对方也会自然改正。子女与父母的关系也是一样,他们是父母的再现,从外表直到内心,连孩子身上的疾病,也毫无例外地是父母生活违反自然的反映。不要扼杀儿童的个性,应该珍视这些希望的幼苗。“当孩子坏到极点或者无法管教时,知道其原因完全在于父母,就改变自己。父母之间恢复了明朗、爱和,即使对孩子不打不骂,孩子也会改正学好。”[]在家庭中,“不要忘本”,“不要忘恩”,要尊敬和爱护父母。“这并不是由于父母多么了不起或者多么行,而是因为在世界上,他们是自己唯一的双亲,是自己生命的根源”[]

关于工作和事业,丸先生认为伦理乃是其成败的关键。“产品的质和量,实际上由驱动手脚、身体的物理运动所决定的部分是次要的,事实上,成为其动因的精神状态,决定一切成果。心情是根本,是中心,技术和效果等等只不过是心情的投影,”[]“在工作时的心情和工作成果之间,存在着可以通过科学实验加以证明的因果关系。新伦理的立脚点就在这里。”[]他还用事实说明,“有人从初时赤手空拳、一无所有出发,逐渐创办起庞大的生产集团,稳步而顺利地发展,形成了这个世界上萧条情况下像彗星那样出现的经济集团。他们正是默默地实行正确的生产伦理的人们。”[]今天我们熟悉的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朗等,都有自己的经营伦理,其经营事业也因此兴旺发达起来,这些事实证明了丸先生的观点。

先生的以上理论,尽管有些还待继续研究和深入,但是,我们认为,他在关于疾病、家庭和事业的论述里,有着对现实的深刻洞察和科学预见,包含着丰富的处世哲理和人生智慧,当代的生命伦理学、家庭婚姻道德和职业道德、管理道德等学科的发展,正是丸先生思想的证实和延伸。日本社团法人伦理研究所,正是由于全面地继承了丸先生思想和事业,才取得了极大的成就。

我们中国古代道德一向有着重视现实生活(也称人伦日用)的传统,春秋时期的孔子就很少谈“天道性命”,不愿意“载之空之道”为旗帜,力争开创一个新的局面。由于时代的局限,此愿未能实现。在当代,我们民族正面临着一个神圣使命,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其中,精神文明建设占据着重要地位。我们的伦理学将吸取古今中外一切优秀文化遗产,丰富和发展自己,而丸山敏雄先生的伦理思想,也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虽然他的许多具体细节,在四十多年后的中国未必适用,但是它的基本方向、基本精神,特别是强调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精神,将被我国的伦理工作者、普通人民深深地记在心里,并在中国的土地上开花结果。



[] 《实验伦理学大系》中译本,第66

[]  同上书,第9

[]  同上书,第103

[]  同上书,第67

[] 《人类幸福之路》中译本,133

[] 《实验伦理学大系》中译本,第82

[]  同上书,第102

[]  同上书,第107

[] 《人类幸福之路》中译本,第134

[] 《实验伦理学大系》中译本,第105

[] 《实验伦理学大系》中译本,第234

[] 《实验伦理学大系》中译本,第92

[] 《人类幸福之路》中译本,45

[] 《人类幸福之路》中译本,49

[] 《人类幸福之路》中译本,89

[] 《实验伦理学大系》中译本,第83

[] 《实验伦理学大系》中译本,第102

[] 《实验伦理学大系》中译本,第96


 第六次中日实践伦理学讨论会(1992年 日本东京)

 
 
日本伦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2016-2017
Email:ushinntu@126.com
推荐最佳分显示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