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企业伦理    |   家庭伦理    |   中日交流    |   中文书籍    |   视频专区
文 章 搜 索
 
相 关 文 章
· 养育儿子带给我的启示
· 站在婆婆的立场体会母亲的情感
· 超越“倾听”的障碍
· 反射“厌恶之心”的镜子
· 与妻子、长男再度携手重振公司
· 喜欢猫的婆婆
· 从焦虑中解脱出来
· 金钱的支付日是人生最快乐的一天
· 对远方赴任丈夫萌生的关怀
· 儿子让我理解了婆婆的心情
· 一封用泪水谱写的、寄给亡父的信
· 夫妻协力 儿女进步
· 生活在血脉相连的亲情中 --因病体
· 从女儿身上看到了我过去的影子
· 来自腹中胎儿的警示
· 回归平和的心态,我重新得到了幸
· 实践伦理 重塑生活
· 维系女儿夫妇关系的“生命力”
· 彼此的问候,使我告别了胃药
· 儿子的苦痛是我内心的写照
 
体验“真正夫妻”的三周

大阪市家庭伦理会      原冴子      66岁
       丈夫说他肩膀痛,结果到医院检查发现了肿瘤。医生说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于是,我们夫妇俩开始了“真正夫妻”的修炼。
       2010年10月底,丈夫说肩膀疼,经常给他看病的医生诊断为肩凝病,给开了一些镇痛药。可是,吃了之后,疼痛并没有缓解,反而更加剧了。并且,手尖开始发麻。我们一想,不可能是那么简单的病。赶紧去大医院做精密仪器检查。结果,医生说颈椎上长了个肿瘤,那些症状是由于压迫神经导致的。我内心很是慌乱,于是,带着丈夫又去了一趟医院做全面的检查。从医生那里听到结果后,让我大吃了一惊。原来颈椎上的肿瘤是癌。医生说癌细胞并不只存在于颈椎上,身体的其它部位也一定有。必须马上住院,以便查出癌细胞的扩散程度,说如果照此速度扩散的话,会有生命危险。对于这个晴天霹雳式的宣告,我们夫妻俩都呆愣在了那里,仿佛医生在说别人的事情。
       听完之后,丈夫请求医生说:“能不能推迟一周住院?”那神态就像是在下决心一样。医生同意了丈夫的请求。可是,我却不太赞成。
 
做百分百妻子
 
      恰逢那时我正准备参加伦理研究所举办的一个全国例行活动,遇到这种事情,我都打算放弃了。因为丈夫当时手不听使唤,甚至严重到吃饭时筷子都拿不稳了。“以后会怎么样呢?”、“如果活不了多久的话...”我们俩关于孩子的事情以及未来等话题进行了深刻的交谈。由于丈夫的支持,我最后还是决定去参加大会了。大会是在九州举办的,共汇集了全国六百多名会员,有各种研修项目。在这期间,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下决心去找T研究员做下咨询。
      我敞开心扉,把所有的内心苦楚都说了出来。T研究员仔细地听我把话说完之后,冷静地说到:“你们变成真正夫妻的时刻已经到来了。”这番话让我大受打击,因为一直以来我都自信我们夫妻关系非常的好。接着T研究员提示我说:“妻子对丈夫言听计从只是达到了百分之五十,能够体察到丈夫现在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才是百分百妻子。为了达到这样的程度,必须时刻留意丈夫的表情及内心。”不知为什么,我的眼泪突然涌现出来。至今为止,我和丈夫两个人一边经营着一家女装店一边抚养着四个孩子。还抽空去参加“伦理”活动。大约十年前,公公婆婆也需要我们照顾了。曾经有段时期,我感到心力交瘁,全凭着身体结实才硬撑了下来。可是,站在丈夫的立场上考虑,他对我也许也是一直在忍耐吧。因为我觉得丈夫让我高兴是理所当然地事情,所以更加不想说出心里话了。
此刻,眼前浮现出平时丈夫对我的温柔的面孔。可我却一直没有去真正体会丈夫的内心,真是抱歉。想到这些,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看到我这副样子,T研究员鼓励我说:“妻子心境明朗,一切都会好转的。你应该尝试着每天以这种心态去微笑着面对丈夫,并去请求祖先的保佑。”回顾着夫妻俩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那颗一直悬着的心也迅速落了地。会议结束后,我回到了大阪,立即和丈夫一起去扫了墓。此次扫墓有种与以往不同的感觉,对着墓地,我和今年正月刚刚去世的公公说了很多话,顿时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心感油然而生。
 
为丈夫的站立而鼓掌
        一周后,到了丈夫该住院的时候了。此时的丈夫已经四肢无力,不能站立了。“今后只能靠轮椅生活了吧”丈夫说道。看到丈夫不安的表情,我笑着对他说:“明天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们好好地生活下去吧。”住院三天后决定手术。我和平常一样,装得若无其事,并尽量表现出非常明朗的样子。手术当天,丈夫平静地去接受手术了。大约用了五个小时,手术顺利做完,颈椎上的肿瘤被彻底切除了。多亏了这次手术,丈夫手脚麻痹的症状消失了,并且从第二天开始,已经可以进行行走训练了。
       丈夫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的内心充满了欣喜。看着能自己拿筷子吃饭,能一步步向前迈进的丈夫。我双手合十,流下了感动的热泪。这期间,我一直坚持参加“你早,伦理学校”的学习。在家庭伦理会中,我也和平常的表现一样,在照料丈夫的同时,从未间断地去发展会友。
我每天在医院里和丈夫一起吃晚饭,该就寝的时候,我才和丈夫握手道别。尽量多和丈夫待在一起。一次,我低下头对丈夫说:“没能照顾好你啊。”丈夫赶紧回应我:“没有的事,你每天那么忙,还要照顾老人。况且,正因为你的乐观态度,才使我打起了精神。谢谢你!”丈夫的豁达和体贴温暖了我的心。我当时就想:“丈夫一定是希望和作为妻子的我进行这样的心灵沟通吧。”不,也许这个瞬间正是自己所期待的。
      之后,为了查明肿瘤的根源,又进行了多次的检查。结果其它部位都没有发现肿瘤迹象。到最后也没查出来引发那个颈椎肿瘤的原因。不过,得知其它部位没有异常,对于我来说是最开心的事情了。丈夫和我在对医生、护士尽职尽责的工作态度表示感谢的同时,因为过于高兴,两个人竟然抱头痛哭。三周后,医生告知可以出院了。
 
艰难时期才更需要正能量
       通过四年前的这场磨难,我才比以往更加理解了“成为真正夫妻”的含义。非常感谢曾经给予过我指导的老师。如果没有学习伦理的话,我一定会把这一切当作人生不幸而去消极对待的。越是在艰难的时候,越要展示笑容和说一些积极的话,我切实感到了这些正面的东西具有拯救人生命的力量,是人生之宝。
       丈夫动情地对我说:“为了冴子,我也要尽量多活几年啊。”此时我想起了曾教过我伦理的逝去公公的和蔼的笑脸,内心充满了感激。丈夫最牵挂的长女也交到了合适的男朋友,并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们准备结婚的消息。今后,我在生活中一定凡事首先想到丈夫,把“丈夫第一”作为实践的课题。感谢并珍惜上天给予我们的生命,先祖给予我们的肉体,夫妻俩相互体恤,和睦地生活下去。
 

 
 
日本伦理研究所北京事务所 版权所有©2016-2017
电话:010-5692-7686 13901281344 Email:ushinntu@public3.bta.net.cn
推荐最佳分显示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