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企业伦理    |   家庭伦理    |   中日交流    |   中文书籍    |   视频专区
文 章 搜 索
 
相 关 文 章
· 养育儿子带给我的启示
· 站在婆婆的立场体会母亲的情感
· 超越“倾听”的障碍
· 反射“厌恶之心”的镜子
· 与妻子、长男再度携手重振公司
· 喜欢猫的婆婆
· 从焦虑中解脱出来
· 金钱的支付日是人生最快乐的一天
· 对远方赴任丈夫萌生的关怀
· 儿子让我理解了婆婆的心情
· 一封用泪水谱写的、寄给亡父的信
· 夫妻协力 儿女进步
· 生活在血脉相连的亲情中 --因病体
· 从女儿身上看到了我过去的影子
· 来自腹中胎儿的警示
· 回归平和的心态,我重新得到了幸
· 实践伦理 重塑生活
· 维系女儿夫妇关系的“生命力”
· 彼此的问候,使我告别了胃药
· 儿子的苦痛是我内心的写照
 
丈夫是我最好的支持者

冲绳市家庭伦理会    仲宗根里枝   48岁


         丈夫因公负伤住院,我每天都心神不安。后来决定改变心态,欣然接受现实,勇敢地担负起了照料丈夫的入院生活。

        我二十三岁的时候,和当时正学木工的丈夫结了婚。丈夫性格非常沉稳,总能纵观全局,给予我正确的忠告。初次见面时,丈夫很羞怯,不太爱说话。不过,我们彼此间互有好感,都很满意。结婚的起因源于我的父亲。父亲身为渔民,经常出海远洋捕鱼。但他非常勤奋,喜欢读书,还写日记。喜欢爸爸的朋友就把爸爸的这些优点讲给了我现在丈夫的母亲听。丈夫家那边对我们家很满意,马上做出回应,结果我和丈夫相识半年就结婚了。我第一次接触伦理是在二十二岁那年。当时住在浦添市的叔母给了我一本《新世》,虽然只是无意中得到的,但书中的内容却留存在了我的脑海里。丈夫一时兴起,放弃了已经干了大约一年的木匠工作,去了海上保安厅。当初赴任的地点是石垣岛。在石垣岛生活到第二年的时候,我和周围邻居产生了些矛盾。精神极度崩溃,不愿意与人交往,甚至到了白天都闭门不出的境地。
在那样的一种状态下,有一天,我在女儿幼儿园附近的广告牌上看到了一则眼熟的告示。几乎是彻夜无眠的我,于1994年7月21日清晨,参加了“你早,伦理学校”。
        为什么仅仅凭借叔母的介绍,“伦理”就根植于我的头脑中了呢?
       1998年,我们离开已经居住了五年的石垣岛。可十三年后,由于丈夫的工作调动,我们又回到了这里。在这片曾经居住过的、熟悉的土地上,我们又开始了偶尔会会朋友的快乐生活。可是,就在去年的九月,我被告知丈夫正在急救车上,像往常一样上班的丈夫出了事故,正在赶往医院途中,医护人员已经做好救治准备。听到这个消息,我想一定出了大事,双腿顿时瘫软下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丈夫正在工作时,后面一个开车的同事误把油门当刹车,结果撞倒了丈夫。丈夫的脸色非常苍白,可当听他说出“不要紧”时,我的心多少安稳了一些。主治医生告诉我:“因为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骨折,血管是否破裂,有无血肿等,所以只能等检查结果出来再实施治疗,最坏的情况也许还需要做手术。”公公就是由于腿部受伤而双腿截肢,之后因为骨病,四十五岁就去世了。丈夫的哥哥也是由于交通事故,四十九岁离开的人世。所以,在等待检查结果期间,我的内心极度不安。结果出来了,没有骨折,血管也未出现异常。医生诊断为:大腿肌肉拉伤。建议在医院静养一段时间。幸亏撞到的是大腿。丈夫身高一米七五,平时那个港口人很少,可那天正赶上有大规模的防灾演习,所以前去参观的人很多,看到丈夫出事,很多人都忙着叫救护车,帮忙往车上抬。好像太多的偶然重叠在了一起。也许冥冥之中有神在保佑着丈夫吧?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双手合十,感谢神的庇佑。

变得坚强

        丈夫住院十天后,我请求到一次伦理咨询的机会。包括这次丈夫出事,小儿子连续三个月被人欺负、脚趾骨折,我两个月来浑身无力、甚至一个月的时间卧床不起,还有小儿子的阑尾炎手术等等,所有苦恼的事情一股脑儿地倾诉了出来。伦理咨询师听完之后对我说:“所有生活中发生的事情,不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当做对于你们夫妻来讲是好的兆头而去接受它,这样就可以了。”接着,咨询师又开导我说:“你一定要深刻认识到你是活在祖先已经为你铺垫好的人生轨道上,你丈夫住院这件事也是为了让他认真审视今后的工作方法所赋予他的珍贵的休假。作为他的妻子,你就应该在言语和行动上温柔地、默默地支持他,让他对未来有个清晰的规划。
        通过对丈夫发自肺腑地悉心照料,自己原本不安的心情渐渐趋于平静。伦理研究所的研究员温和地对我说:“仲宗根女士,你变得坚强了呢。”还有人在看到我和其他会员关系融洽时感慨地说到:“之所以能有今天这样的局面,都是源于你平时总是主动、热心帮助周围人的结果啊。”
我经常会在心中祈祷丈夫的安全,感谢一切。觉得丈夫的事故“能有这样的结局真是太好了。”在惊叹丈夫命大的同时,身心也充满了力量。觉得自己此时应该做点什么,心境也随之变得明朗起来。回想自己当初入会时,总是因为搞不好人际关系而流泪。通过十年的“伦理”学习,已经乐在其中,并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一天,丈夫无情地对我说:“不要总是光说嘴儿,也该付诸于行动了。”听了这话,让我大吃一惊。当初一直觉得丈夫是自己的最好支持者呢,可没想到也会这么严厉。大概这就是既温柔又苛刻的爱的鞭策吧。我想:已经不是流泪的时候了。丈夫还在住院中,为了加深对于先祖的感谢之心,我想做点什么,可又不知从何做起。于是,我打算从做家谱开始。先从丈夫的祖父母的名字写起,一直到我的孩子,当看到这个血脉相连的家谱时,强烈感受到了在这偌大的生命体系中自己的存在。另外,我还利用空闲时间研习书法,通过修身养性的书法练习,挽救了我这颗濒于泄气的心。
值得庆幸的是丈夫的康复训练非常顺利,拄着拐杖已经能够行走了,过了三周,医生允许出院了。
        从发生事故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月。丈夫不用拐杖也能跛行了,甚至还可以骑久违的自行车了。事故造成的肌肉疙瘩虽然尚未消失,但基本上没什么大碍,能精神饱满去上班了。还加入了趣味排球队。如今,正以海上保安官员的身份努力工作着。

丈夫入院给了自己一次审视自我的机会

        通过这次丈夫出事,使自己对待事情的看法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以前,一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自己就把责任推给别人或是抱怨环境。如今,已经能够深刻地意识到苦难是为了更加完善自己而出现的。并不是境遇的好与坏,而完全是由自己的心情决定的。丈夫住院这段时间真的是能够让自己重新审视自己行为的宝贵时光。
        如今,在大家的支持下,我正努力地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小学校里担任短歌的培训,还定期去打扫卫生间。丈夫也大力支持我说:“你想做什么就积极地去做吧。”使我得以自由地参加地区以及社会上的各项活动。今后,我还要继续捕捉生活中的点滴温暖,怀着感恩之心生活下去。


 
 
日本伦理研究所北京事务所 版权所有©2016-2017
电话:010-5692-7686 13901281344 Email:ushinntu@public3.bta.net.cn
推荐最佳分显示辨率1024*768